微博截圖
  近日,網友@汀洋 等舉報廈門大學教授、博導吳春明誘姦女學生的事件仍在發酵。
  澎湃新聞記者剛從知情人士處獲悉,吳春明本人在校方的調查過程中並未承認此事,而對媒體三緘其口是想等待校方的調查結果。
  7月12日,吳春明因舉報之事已被廈大歷史系停職。
  目前,廈大有兩股力量在進行拉鋸。一方面,@汀洋希望校方不要拖延調查,儘快給吳春明應有的懲罰。在其微博上稱已將吳春明的誘姦證據材料提供給中央紀委。另一方面,7月14日,支持吳春明的122名歷史系學生髮了聯名信(附文後),反駁舉報帖,稱“‘汀洋’在微博中指控吳老師利用導師之便對眾多女生行不軌之事與事實不符”,“我們歷屆學生並未聽聞或經歷吳老師任何不適當的行為,所謂的以‘發表論文、保研’之類為誘因,實屬無稽之談,我們是否有資格保研或直博皆有在校成績和綜合表現可查;發放補貼則是對我們在考古工地發掘和整理資料等科研工作的日常補助,並沒有毫無緣由地針對個人發放;而文章中所說有女生‘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割腕自殺’更是聞所未聞。我們都曾幫老師做過報賬和會務之類的事務,吳老師並未有挪科研經費以他用之事。若吳老師對學生的正常關心和認真指導也遭到如此污衊,實在令人寒心。”
  據該信,@汀洋系廈門大學歷史系2007級博士研究生,“因為她個人原因,博士未能如期畢業。不知從何時起,因何原因她突然對吳老師發難,其中關節她心知肚明”。多位考古系學生也向澎湃新聞記者提出,@汀洋為什麼要拖延,不把證據公之於眾。
  事實上,廈大人文學院已聯繫@汀洋 要求提供相關證據給學校紀委相關老師,短信內容和號碼被@汀洋 的微博曝光。
  而對於為何不公佈證據,@汀洋 回應稱,“證據已經提交省紀委,如果證據全在媒體曝光,只怕吳春明臉面無存,廈大也會蒙羞。”
  發稿前,澎湃新聞記者仍未聯繫上@汀洋 本人。
  她之前接受了《海峽導報》的專訪,在與記者的對話中,@汀洋追溯了與吳春明不和的緣由:“我和他不和是因為他性騷擾我。2008年,我們在武當山山腳下發掘,他晚上藉口討論學習和發論文的事,把我單獨叫到他的房間,伺機摸我的胸,想親吻我的嘴,被我推開了。”
  澎湃新聞記者聯繫了多位廈大考古系學生,意圖從側面瞭解@汀洋 其人。據瞭解,@汀洋此前曾因考古研究調查費用報銷事宜同吳春明起過爭執。而由122位歷史系歷屆學生組成的QQ群也幾乎一邊倒地支持吳春明,其中多位學生指出周芳性格內向,“像是讀書讀多了,似乎沒有什麼朋友。”
  事件似乎就此陷入羅生門。
  一位廈大歷史系畢業生向澎湃新聞記者表示,如果確有其事,拿出確鑿的證據,同學會聲援@汀洋,如果沒有,@汀洋 就是誹謗。
  附:廈門大學122名歷史系學生支持吳春明的聯名信
  尊敬的廈門大學調查組領導:
  你們好!我們是廈大考古專業吳春明老師直接指導過的歷屆學生,包括所有研究生(除“汀洋”外)及部分本科階段接受過指導的學生。最近,署名為“汀洋”和“青春大篷車”的博主,在網絡上連續發表有關廈門大學吳春明教授的微博,由此引髮網絡、媒體的大肆報道和評論。這不僅對吳春明教授本人、而且對其所指導的學生們以及廈門大學考古專業、乃至整個廈門大學,都造成了很大傷害、產生了極惡劣的影響。我們對此非常震驚、憤慨和不理解。我們都親歷過吳春明老師的指導,對於所謂利用導師之便對眾多女生行不軌之指控,沒有其他人比我們更有發言權,我們也願意為以下的言論負責!
  吳春明老師是廈門大學自林惠祥先生開創東南地區考古與人類學研究領域以來,繼蔣炳昭、吳綿吉等先生之後的第三代中堅力量。在東南考古、海洋考古、百越民族史研究方面不僅堅守傳統,而且發揚光大、更多建樹,將東南考古這片領域耕耘得生機勃勃、鬱郁蔥蔥,在全國乃至世界考古學界都已經成為廈大考古的一張名片。因此,投奔吳老師門下的學生非常多,儘管大家都知道,當他的學生必須要面臨異常嚴格的專業訓練以及並不輕鬆的學習壓力。
  吳春明老師治學嚴謹,對所有學生的學業要求嚴格,指導各類論文均認真、細緻,不厭其煩地進行批改,甚至一字一句都仔細批閱;關心學生的生活,尤其是在野外考古發掘艱難的環境中;關心學生的就業,甚至在學生參加工作之後仍會持續關心,給予關註,他總是在最關鍵的環節不遺餘力、毫無保留的幫助我們。我們親眼所見的是,吳老師對整個廈門大學考古專業建設的盡心儘力,對學生成長的全心投入。吳老師熱愛廈門大學、熱愛考古專業、悉心指導學生、為人處事坦誠,是我們有目共睹的。一屆又一屆的學生畢業了、工作了,我們仍然與吳老師保持著密切的聯繫,依然聆聽並接受著他對我們專業的指導。我們唯有以更加努力的態度在各自崗位上辛勤工作,才能報答吳老師及廈門大學對我們所付出的心血。
  對於這樣一位敬業的老師,我們始終懷著深深的敬佩和感恩之情,在他的盡心指導下心無旁騖地學習、進步。在我們身上從未發生過吳老師拿發表論文、找工作或畢業事宜威脅學生做不該做的事情,我們也絕對不相信老師會做這樣的事。
  “汀洋”微博中對吳老師的不實指證,矛盾重重。考古專業每年招生人數有限,研究生人數更少,而吳老師帶過的學生歷歷可數。我們歷屆學生並未聽聞或經歷吳老師任何不適當的行為,所謂的以“發表論文、保研”之類為誘因,實屬無稽之談,我們是否有資格保研或直博皆有在校成績和綜合表現可查;發放補貼則是對我們在考古工地發掘和整理資料等科研工作的日常補助,並沒有毫無緣由地針對個人發放;而文章中所說有女生“精神恍惚,有的甚至割腕自殺”更是聞所未聞。我們都曾幫老師做過報賬和會務之類的事務,吳老師並未有挪科研經費以他用之事。若吳老師對學生的正常關心和認真指導也遭到如此污衊,實在令人寒心。
  “汀洋”是2007級的博士研究生,因為她個人原因,博士未能如期畢業。不知從何時起,因何原因她突然對吳老師發難,其中關節她心知肚明,還望校方查明。“汀洋”早在微博中對吳春明老師有所詆毀,甚至殃及他的妻子歐陽麗珠女士,我們鑒於對吳春明老師及事實的認識,認為清者自清,皆不予理會,直到後來“青春大篷車”的“聲援”,將事件擴大化,讓我們無法再任事態發展。
  作為吳春明老師指導過的學生,我們願意實名以證:吳春明教授是一位盡職盡責的好老師,“汀洋”在微博中指控吳老師利用導師之便對眾多女生行不軌之事與事實不符,其不實指控給吳老師及其家人造成了巨大傷害,也給我們這些吳春明老師的學生,我們深愛的母校帶來了傷害。
  希望學校徹查此事,還吳春明老師以清白,還考古專業以清譽,還母校以聲望。
  此致
  敬禮!
  廈門大學考古專業吳春明老師指導過的所有研究生(除“汀洋”外)
  及部分其他本科生、研究生
(原標題:廈大博導未承認誘姦,122名學生髮聯名信稱舉報“不符事實”)
(編輯:SN146)
創作者介紹

家事清潔服務

oh53oheng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